01ranteijyo01.jpg

引用來源:
關於《蘭亭序》  (劉晉奇. 2010. 1.16.)

永和九年,歲在癸丑,暮春之初,會于會稽山陰之蘭亭,脩禊事也。群賢畢至,少長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嶺,茂林脩竹;又有清流激湍,映帶左右。引以為流觴曲水,列坐其次;雖無絲竹管弦之盛,一觴一詠,亦足以暢敘幽情。

是日也,天朗氣清,惠風和暢;仰觀宇宙之大,俯察品類之盛;所以遊目騁懷,足以極視聽之娛,信可樂也。

夫人之相與,俯仰一世,或取諸懷抱,悟言一室之內;或因寄所託,放浪形骸之外。雖趣舍萬殊,靜躁不同;當其欣於所遇,暫得於己,快然自足,不知老之將至。及其所之既倦,情隨事遷,感慨係之矣。向之所欣,俛仰之間,已為陳跡,猶不能不以之興懷;況脩短隨化,終期於盡。古人云:「死生亦大矣。」豈不痛哉!

每攬昔人興感之由,若合一契;未嘗不臨文嗟悼,不能喻之於懷。固知一死生為虛誕,齊彭殤為妄作。後之視今,亦由今之視昔,悲夫!故列敘時人,錄其所述,雖世殊事異,所以興懷,其致一也。後之攬者,亦將有感於斯文。

白話譯文:

永和九年,是癸丑年,這一年的三月初三,我們在會稽郡山陰縣的蘭亭聚會,舉行修禊之事,到水邊薰香沐浴以消除不祥。各方的名流都來了,有年輕的,也有年老的。這裡有險峻的高山和連綿的山嶺,還有茂密的樹林和修長的竹子,又有清水激流,在蘭亭左右輝映環繞。把外面的流水引入彎曲的小溪,人們依次坐在水邊,溪水上的酒杯漂流到誰的面前,誰就取杯飲酒。雖然沒有熱鬧的管弦樂曲,但一邊飲酒一邊賦詩,也足以暢快地抒發內心的情感。

這一天,天空晴朗,空氣清新,和風舒暢。抬頭仰望天地的廣闊,低頭察看萬物的繁多,像這樣放眼觀賞,胸懷舒展,盡情地享受目睹耳聞的樂趣,真是高興啊!

人與人之間的交往,在抬眼與低頭間,一生很快就消盡了。有的人向知己傾吐心聲,與友人在室內暢談;有的人對景物寄托情懷,無拘無束地放縱自身。雖然人們的愛好千差萬別,有的人喜愛安靜,有的人浮躁好動,但當他們遇到歡欣的事情,一時感到自得,就會心滿意足,竟不知年老即將到來。等到對人生所得事物感到厭倦後,他們的心思會隨著人事變遷而改變,也就生出許多感慨。以往歡欣的情景,轉眼之間,已成過去,這不能不激起心中的感觸。何況生命長短是聽憑自然,最終都要滅亡。古人說:「生與死畢竟是大事啊。」怎能不讓人悲痛呢!

每當看到古人對人生短暫發生的嘆息,便如符契相合一樣,具有同感,面對那些文章,沒有一次是不感到悲傷的,可是也說不出這是為什麼。我原本就認為把死和生等同起來是荒誕的看法,把長壽與短命等同起來亦是虛妄的觀點。後人看今人,就像今人看古人一樣,真是太可悲了!所以一一記述與會之人,逐篇記錄下他們的詩作。雖然時代和世事變遷,但都是為了抒發情感,古往今來的興致是一樣的。後世讀者,也會由這些詩文引發一番感慨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zure Ku 的頭像
Azure Ku

Azure 喬巴。塔羅與人生

Azure 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